微山县朱奉君:舐犊情深 高龄母亲照顾瘫痪儿子40年(孝老爱亲)

发表时间:2020-09-15    来源:济宁文明网   责任编辑:张 程顺

  济宁市微山县赵庙镇南挖村一户人家,年近古稀的母亲正在帮助躺在床上的儿子翻身,母亲的动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看似简单的过程,完成后额头上却已渗出了许多细小的汗珠,她边擦拭边就近坐在了身旁的凳子上休息。像这样的场景,每天不止一次在重复。

  “现在年龄大了,越来越不如从前了,搁前几年这都不算啥。可不管怎么着,只要我在一天,就得好好照顾他”。说这话的是朱奉君,1954年生人,今年已经66岁了,赵庙镇南挖村人。而躺在床上,转动着眼珠往外边瞧的,是她的儿子乔传义。乔传义今年四十多岁了,本应是孝顺父母,养护家庭的年龄,如今连“转头”这样的“小动作”自己都做不来,只能躺在床上接受老母亲的照顾。

  乔传义因为小时候生了一场病高烧不退导致全身瘫痪,此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吃饭、喝水、大小便都由母亲帮助完成。朱奉君的丈夫在乔传义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,自此,养育儿子的重担全部压在了这位单薄的母亲身上。去世的伴侣、瘫痪的子女,无论遇上哪一件事,对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是极难接受的。而朱奉君,一个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的农村女人,就这么硬生生地扛下来了。只是“儿孙绕膝、乐享天年”这件事,对朱奉君这个老人来说,是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。

  朱奉君一开始对儿子的病抱有希望,她为了能让儿子站起来,四处寻医问药,“那时候年轻,身体也好,总觉得充满希望,这家医院看不了,兴许下家就行了呢!”就这样艰难的度过了一段时间后,儿子的身体不仅不见好转,家中积蓄也所剩不多,而他们还要继续生活下去,一家人还要吃喝。从那时起,她暗暗下定决心:只要我在一天,就得好好照顾他,就算儿子的身体一直瘫痪,一直不能动,我也要让自己的儿子有活下去的希望。

  四十年来,朱奉君没有睡过一夜安稳觉,每天晚上都要起来几次,看看儿子冷不冷、热不热,有没有尿床。每隔三五天,朱奉君就要为儿子洗头理发、修剪指甲、擦洗按摩身体。在朱奉君心中,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可每当看到儿子扭曲变形的身体,再看看别人家跟自己孩子同龄的孩子,她的心里万般滋味。朱奉君为了缓解生活压力,除了在当地的环卫公司做环卫工人外还兼职了一些手工活。平日里除了儿子吃的用的,她什么也不舍得买,只想尽自己全力多挣一些钱,为的就是能让儿子少受一份罪。乔传义卧床几十年,皮肤光洁无褥疮,不知是母亲翻了多少回身,按摩了多少次身体才有的结果。

  “有时候真是太累了,一动也不想动,可看见儿子躺在那,怎么办,就强迫自己起来。”朱奉君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伺候儿子洗漱、吃喝,出去干活临近中午了,就急匆匆赶回来做饭,冷饭、剩饭自己吃,给儿子做新的,生怕儿子吃了闹肚子。晚上回到家给儿子拉拉呱,伺候儿子睡下了,朱奉君才能歇歇,自己再去睡。在朱奉君过往及以后的生命里,无他,只有儿子,只想给儿子更多的母爱,让儿子快乐一些、坚强一些。

  微山县赵庙镇扶贫办的工作人员了解到朱奉君母子俩的生活情况后,为朱奉君一家申请了贫困户,享受扶贫政策。养老保险金、扶贫特惠保,高龄补贴、耕地补贴,冬日里送去棉被,夏天里送去风扇,节日里送去油、米、面、慰问金……朱奉君一家的经历可以说是不幸的,但生活在这个时代又是万幸的。“感谢党、感谢政府对我们的帮助,感谢关心我们的所有人。”朱奉君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她感谢别人的恩惠,却从不自知自己的伟大。

  如若心中有笔,乔传义大概已经书写了数以万计的文字。他有最伟大的母亲,得到了最恒久的爱。对于未来,朱奉君没有太多的想法,只是希望自己能再多活些年,照顾儿子的时间还能再长一些……

主题活动
我们的节日
   地方文明网
主办单位:中共济宁市委宣传部、济宁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 制作维护:东方圣城网

联系电话:0537-2343210